當然還是要讓林二姊嚐的教訓~回到座位~
趁著她們兩個上台唱歌~閣樓就點著煙~
故意點不著~回頭45度~微微的看了那個男人一笑~
轉過頭~繼續點我那永遠點不著的打火機~
結果不到10秒鐘~忽然后面就傳了一聲""~
一陣火苗就冒出來了~抬頭一望~
不是那個劉德華還有誰呢?

第四十二髒  我的Gay Bar,我的青春!

本來要趁著1/11號前再去FUNKY
做最後一次台灣GAY吧燒煙之旅,
不過看了看時間應該是沒機會再去了~
回想這幾十年來台灣的GAY吧變更~
也不知換了幾間了!

記得第一次到BAR是17歲的時候~
當時南台灣民風保守之外~加上當年資訊不發達~
既沒網路也沒所謂的G & L之類的同志雜誌~
所以當年雖然已經有幾位相認的甲男孩~
可是大家怎麼都找不到地方進入圈子~
當時只知道愛河旁邊有一堆假男孩聚集...
我們好奇騎了腳踏車過去晃了一下~
也不知道那所謂的同志區在何處~

後來還是一個跟我超要好的學妹叫做洪猩猩~
人脈超廣~忽然問我想不想跟他們去GAY BAR玩
這才算真正進入了G圈!

還記得第一次去大家都好土~
自己也跟外界一樣有很深的既定印象~
我記得第一次去我們將近有15個人~
除了我和真美麗~林二姐之外~全是直男直女~
我還跟真美麗商量誰要辦1號誰要辦0號...

前一晚當時還很胖也還很土的曾美麗
(儼然像個大白鯊)~晚上就用專線商量明天穿著...

"我說文姬~你有沒有西裝啊?"
曾美麗在電話旁還是邊嗑著不知是甚麼的零食~
一邊講話..

"我沒有耶~那你要借我嗎?"
閣樓則是一邊寫著作業~一邊分心討論

"是喔~可是第一次去我想打扮的美美的..
驚艷全場耶
"曾美麗開始唉聲嘆氣

"那不然我穿襯衫去好了~隨便啦~
總不可能為了今天特別買西裝吧
"
閣樓沒好氣的回答

"那算了啦~明天我裝1號~你裝0號~
你要打扮美一點喔~把我的份一起算上
"
聽著曾美麗在電話旁淚都快要飆下了來~
反正當天的服裝就這麼定了!

當天曾美麗穿了西裝~襯衫~西裝褲~
可是腳底下還是配了一雙近8公分的荷蘭厚底鞋~
閣樓穿甚麼已經忘了~不過就可能是緊身牛仔褲~
襯衫只扣中間扣子~還帶了一堆項鍊之類的吧
(因為當年興起一陣阿哥哥風~凡舉歐陽菲菲~
林憶蓮~葉蒨文等天候都是~喇叭袖~
很多綁帶式的項鍊~
外面再罩一件無袖超長背心式外套~
反正當年行頭幾乎都是曾美麗提供
)

還很做作的上台去唱了[選擇]~
閣樓還努力的學了葉倩文大姐的唱腔~
兩個人還假猩猩的裝著情侶樣投靠頭~
遇到歌詞裡的描寫還配合意境兩人深情相望!
現在想起來都雞皮疙答掉滿地了!
唱完我們這桌全場尖叫~
不過其他桌則是冷冷的一張臉~
現在想想才知道~當年實在作戲作過頭~
讓人就覺得是來鬧場的!

當時去的第一家記得叫做[玻利維亞]~
位在高雄鹽埕區附近~不知是在樓上幾樓~
我們在裡面渡過了幾年~
後來就如同每家gay bar的宿命~因為下一間開了~
人氣全被吸走~加上每家市場~族群沒有區隔出來~
所以幾乎不到三個月舊的那家就Bye bye了!

第二家是叫做[太陽帝國]
好像在是青年路上某個辦公大樓的樓上~
也不知幾樓(當年很流行在五樓以上~
可能比較不會被找麻煩吧
)~
這間我印象很短很短~

接下來就換了六合夜市裡面有一間叫做
[men's talk]~
位於地下室的men已經開始把同志開始帶到地面~
也像是民風的開放程度~
當時這家常常有她們嚇人的公關~
表演嚇人的反串秀~
可是那家好像也是我們最常去的地方~
而且曾美麗的那附皇太后模樣就算我們都不開酒~
也不多消費~或給小費~或跟公關當好友~
一樣每次去總是備妥了包廂可以進去~
這就是跟曾美麗一起出去的唯一好處!

之後一樣遇到了[speed]開張~
men的人也全部跑光了~
speed這一稱霸就稱霸了很久~
從原來錦田路上的B1~
到後來搬到閣樓家四維路底的一樓~
應該在南台灣gay bar縱橫了五年以上~
還記得當時幫來我們家附近~
閣樓可是剉到不行~因為附近都是老鄰居~
這一出去可不就曝了光~
而且南台灣那麼保守~
沒幾個月這間店是甚麼人再去的~
怕早就傳千里了!

幸好當時另一邊的路口有一個美式pub叫做[梨舍]~每次總騙了閣樓媽要去梨舍"戰舞廳"~
所以沒有太被懷疑!

其實當年我跟曾美麗都是很瘋狂的~
每次去bar總要打扮得花姿招展~
把他當成一周最大的大事來準備~
而且我們都是那種喜歡變化的人~
所以服裝髮型都不知變了幾樣~
猶記以前看到motss板的名人
Nobi姊和吐奶姨在亞力山大綁著髮帶~
穿著Bling亮的戰服去打combat~
都忍不住會心一笑!

因為當年不要說髮帶了~甚麼鬼玩意我們都搞過~
當年都是未滿20歲~
就已經夠讓那些bar裡的哥哥~姊姊們
不認識我們也不行了!

只是有一次閣樓硬是穿了個跌破大家眼鏡的裝扮~
因為當年年紀小~也想有個帥男友來炫耀炫耀~
閣樓從小就知道男人要甚麼~喜歡甚麼~
可是我就是反骨~我討厭為別人喜歡而改變~
事實上證明~gay或者說男人真的很好掌握~
當時每個禮拜都去嚇人的閣樓..
當天硬是梳了個上班族式規矩的頭髮~
穿了一件短袖白襯衫~再打了一個細板領帶~
穿了一件直筒牛仔褲~
當時我的姊妹們看到先是哄堂大笑~
接下來就是把我罵死............

"我靠~你這死女人你穿這樣等下怎麼跳騷舞啊?"
曾美麗已經翻著白眼~
一付準備好指甲要抓花我臉的表情

"拜託~你穿這樣也釣不到男人啊~
幹嘛浪費時間啊
"林二姊在旁邊給我酸溜溜的挑眉

"放心~唱歌時段完了~我就換裝了~娜~
不是都準備好了嗎
?"
閣樓馬上把包包打開~
讓曾美麗看著裡面的中空裝~好讓他放心~
我可不想被肥貓抓抓花臉!

"至於你啊~每次都說你道行不夠~
我說的話都沒在聽~你要不信~
咱們就等著看等下誰先釣到男
人"
閣樓一向是和平派~只管自high~
不像黑牡丹和林二姊~看到好看的人先呢
就批評人家沒他們美~
接下來就批評人家腿沒他長或身材沒他好~
閣樓則是自己玩的爽就好了~管你美不美~
你要是對我的味我就多看幾眼~
尤其我還很欣賞那種五官漂亮的~
那種型的很多都是妹妹~底迪~我也一樣看著起勁!

所以要我發下戰帖~真的很不容易~
只是這個不長進的林二姊可不能讓他在囂張下去~
當年他也不過是閣樓旁邊一個小女婢~
現在痘痘不長了~就開始以為他是正宮娘娘囉~
還有的等咧!

後來我們坐在玻利維亞的長桌上
(這是我要求的~不坐我們的包廂
或是好朋友會坐的圓桌~一定要跟人家併桌的啦
)~
當時我們三個是坐前端~
后面有一個男生我倒是沒有特別留意~
因為對我來說太老
(其實那個男生絕對不會超過35歲~
可惜當年28歲以上的男人對閣樓而言就是老人了
)

只是後來曾美麗和林二姊都在竊竊私語~
閣樓當天因為要裝Man嘛~整個人像菩薩一樣的~
除了看著他們露出成熟的微笑外~
就是自己點著煙~看著台上在唱歌~
偶而冒幾句壓低到不行的聲音[哈哈]笑幾聲外~
就一直當個菩薩!

直到後來到廁所才知道她們兩個都很哈..
後面那個男生~據他們的形容是
"因為他長的很像劉德華"
(偏偏閣樓從沒花癡過andy哥)

當然還是要讓林二姊嚐的教訓~回到座位~
趁著她們兩個上台唱歌~閣樓就點著煙~
故意點不著~回頭45度~微微的看了那個男人一笑~
轉過頭~繼續點我那永遠點不著的打火機~
結果不到10秒鐘~忽然后面就傳了一聲""~
一陣火苗就冒出來了~抬頭一望~
不是那個劉德華還有誰呢?

酷酷的跟他說聲"謝謝"~頭一樣轉到前方~
看著林二姊給她一個勝利的微笑~
兩個人眼睛都快要凸出來~
結果這兩個人竟然第一段歌唱完就整個人奔下來~
當時那男人在我旁邊輕輕搭著我的肩~
嘴巴靠著我耳朵問一些無聊的話~
不外乎就是"你幾歲啦""住哪裡啦?"
"有沒有男朋友啦"之類的~
可惜閣樓對他實在沒興趣的緊~
一直有一搭沒一搭的回答~

當然等到我這兩個姊妹下台~可就熱鬧了~
兩個人猛黏在他身邊問東問西~
反倒是他回了幾句~頭又望向我問他要問的問題~
這樣的過程大約5~10分~我真是覺得超可笑~
不過也膩了~馬上去廁所換裝~
接下來又上去唱了歌~下來這男人也就離開了~

這世界很妙~同樣的一個人~
當你知道對方要甚麼~迎合他的喜好~
改變你的穿著~甚至變更你說話的方式~
C貨沒有市場嗎?不~市場一樣很大~
尤其當你假如練出了腹肌~胸肌~
然後在手臂上刺個[不分]刺青~
包你不要說是砲友~
光要跟你交往的都排到馬路邊繞個100公尺!

可是這就是我們要的嗎?
打砲我覺得Ok~反正有屌就能當一號~
所以閣樓光是反串當一號的次數~
就被土雞姊笑稱比專業一號幹過的人還要多~
可是假如要交往~你希望的是一個喜歡你表象~
你在他面前永遠要裝著不是你自己樣子的人..
談戀愛嗎?

然後每天擔心到時假如他知道我外出會化妝~
我其實很C~我其實是個女高音~
或我的胸肌是化出來的~
我的腿比他的鳥仔腳還要man~
我說我的第一次是給他.............這些偽裝~
謊言都隨著相處越來越久而慢慢露餡~
他是會因為慢慢習慣了而繼續愛著我~
還是馬上快刀斬亂麻離開我......

人性很虛偽~出了社會虛偽的事更多~
假如要面對僅次於家人~朋友地位的愛人
一樣要虛擬以委~這樣的愛情實在無趣的很~

所以閣樓知道gay圈要的是甚麼髮型~甚麼穿著~
甚麼打扮~甚麼說話方式~甚麼的身材~
可是當你下了班後~
蛻下了你跟上司假笑狗腿的模樣~
跟同事勾心鬥角~卻假裝親愛~
跟客戶裝親切~搏感情的面具~
可是當我回家~本來是很期待要跟心愛的人..
好好享受下班的時光~
可是又迫不及待的帶上另一個面具~
這樣的日子太累了~So i bow out!

我記得好多年前還在高雄~
一次北上找莊爺和假死弟~當晚去了Funky~
到時已經接近跳舞時段~
正要走向舞池時一個不認識的公關跑來..
拉著我的手說"太棒了~終於有一個不一樣的了~
加油~帥哥
"

當時搞得我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
一進舞池才懂了~因為舞池近百個人~
有90個都穿著白色內衣(或是合身T shit)~
正藍色直筒牛仔褲~每個人都是張學友頭~
天啊~宛若看到一堆機器人~
當時只穿了黑色短袖+黑色牛仔褲的閣樓
竟然可以帶給公關這麼大的欣慰和視覺的震撼~
當時我更懂了!

搞不懂一堆人穿著制服有甚麼樂趣?
當一堆各有個人特色~五官不同~
身材不同的人穿著同樣的衣服~高低立見~
你本來或許條件70分~但是假如你會穿衣服~
甚至能掩飾你的缺點~你可能會加分到80分~

而一個長相80分的阿宅~穿著不適合他~
一直曝露他缺點的穿著~反而只剩70分了~
這樣的世界不是有趣的多?!
偏偏要100分~80分的~70分的...跟50分
的都穿著一樣~
不懂那些50~60分的在跟著人家所謂的..
受歡迎穿著風在瘋甚麼?
當你穿著這些自以為潮的~受歡迎的穿著~
只是把你跟別人打在同一個立足點~
更顯示你的不足~
於是受歡迎的永遠受歡迎~
沒市場的永遠沒市場----因為你沒有自我!

有人看著很多朋友很多身邊的人為了自己的男人
努力的改變自己~
卻不知道改變的是世界上獨一無二最特別的你時~
其實反而有點同情他們~

有學生時代的女朋友從15歲認識她..
就留了一頭大波浪捲髮~非常漂亮~
交了一個男友~
當時電視玉女明星流行清湯掛麵娃娃頭
(好像是蘇慧倫傻瓜年代吧)~
為了男友的懇求~剪去留了多年的長髮~
結果兩個月後~男友劈腿..
跟一個長髮的妖媚酒促妹交往~就把她甩了!

身邊的一個朋友~號稱是一號~結果從來沒幹過人~
每次約砲都要極力擔心親親抱抱後~
號稱也是1號的砲友或是不分偏1的砲友~
用女飛賊的速度爬上他身上給他從屌坐下去~
每次都還要編著我今天好累喔~
我們抱睡就好了~還是6.9??
可是他卻是希望能夠約到這些1號
或是號稱不分偏一的會忍不住給他破那菊花台!
無奈他長的太man~而且你假~人家跟你一樣假~

每個人都知道約砲的歡迎度是純1>不分偏1
>不分(both)>不分偏0>純0~
網路上約著砲~沒有人願意浪費時間~
也不願意你是別人的次選~
所以一定要讓自己是從文字上~
描寫上最吸引人注意的!

看著他們這麼辛苦的玩著不真實的戀愛遊戲~
有點惋惜也有點好笑~
殊不知旁觀的人都看累了~
戲裡的人怎麼仍能努力的扮裝而熱此不疲?

我想這就是寂寞的威力~
像萬塚的螞蟻一樣在夜深人靜的時候..
啃著你孤獨的心~

像是過境的蝗蟲群一樣帶走我們可以自足的心~
像是利刃一樣的在聖誕節~在情人節~在誕生日~
看著路上~電視上~網路上的閃光畫面...
一刀一刀割著你的心!

是時候跟寂寞告別了~試著活著像我們自己~
試著讓自己快樂~試著當個愛自己的人!

這篇本來只是要寫gay bar的時代史~
後面也不知為何又鬼擋牆~
看來又是一篇不受歡迎的文章~
本來是2009第一發~希望給寫點趣事~
不過太久沒打這麼多字打到快要50肩~
實在也懶得修了~而且快一個月沒發文章~
就趕快湊合著發吧~就補些小狼狗~
文字沒興趣的就看看圖吧~
還是祝大家2009年身體健康~快樂~平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kiliu 的頭像
Nikiliu

去去閣樓的G點不良村二棧

Niki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