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各式身材各式國籍的小狼狗正在裡面沖掉身上的麵粉

很多索性都脫掉了上衣 有的甚至連外褲都脫了

"我靠~這麼養眼 不去摸他個兩把 不是虧大了嘛~"

閣樓馬上拉著屎待拉奮力突破重重人牆 往淋浴間突進 .......



























第十二髒 我在泰男[爽幹Songkran]的日子


"嘿嘿嘿 這支夠大吧!"
屎待拉淫穢的摸著眼前的一根大槍管

"應該也可噴得夠多 馬力夠強"
邊說著邊給我噁心的抽插擠壓

"你這淫妹 你也太丟臉了吧 跟你出來已經夠羞了 你可以再把自己搞臭一點啊"
看著旁邊的人來人往真是恨不得找個地洞躲起來

是的 我們正在[泰男]的[爽幹]渡過九天溼答答的假期,[爽幹](Songkran)
即是泰國的新年----------也就是大家熟知的潑水節!!

這是二次跟屎待拉來挑戰如何在滿街宛若二次大戰現場-麵粉,水桶,水槍,水管

百水齊發亂噴的狀態下還能美美的當個稱職的花瓶

"媽的 剛剛妓女街那堆瘋婆子 把我四層的粉都噴掉一半了啦,

等下老娘非得再砌上四層牆上去 讓她們連出動原子彈都打不裂 哼
"
閣樓一手擦著滿身濕的頭臉 一手不浪費時間的開始塗我那第幾層的粉和睫毛膏

"阿妓啊 你都不怕臉被風吹雨淋太陽曬整片牆被打掉或溶掉嗎?"
這臭蠢婦在冰箱前敲東敲西的 然後又一堆水聲一直流

"拜託 你真搞不清楚狀況 像我們這種化妝美女所使用的當然是

超強力防水的整系列產品啊 你要我下水游泳或是跳水上芭蕾也ok呢
"
邊吐了蠢婦槽 邊把我的睫毛給夾上眉梢


"齁 你不會是用那種死人在用的吧 躺在地底埋上個千年 臉都可以完好無缺吧 

喔~好了耶!"

這土妹興奮大叫的拿起我們去屈臣氏剛買的2支重量級衝鋒水槍和六大罐水瓶

擺到我面前

"嘿嘿 等下我要去血洗妓女街了 而且這些彈藥都是加料的呢 這水裡有碎冰

和沐浴乳
絕對讓他們冰到爽歪歪還能整顆頭都是泡沫呢 呵呵~"

我咧~有需要玩這麼狠嗎?

"快快..檢查手機,錢包,菸,打火機是不是都包了三層塑膠袋了?"
被催到不行的閣樓只好像個老媽子的去一一盤點

"對了 潑婦 我們今天要去哪裡打仗啊?"
閣樓像個女工似的邊包裝邊沒好氣的問著屎待拉

"我們等下招台計程車去攻擊妓女街那些老娼婦 

再衝去[靠閃]去來個八國聯軍激戰
"
屎待拉已經再打電話叫計程車了 趕忙的收拾了東西跟著衝出門

偷偷的開過妓女街 朝著一堆尚未開門的老娼婦們冷不防就給他們兩邊開攻 

而且閣樓專挑他們夾著鯊魚夾的一頭亂髮和蠟黃的臉
親切的幫他們洗頭和洗臉

一堆妖女被惹得火極了 開始拿了水桶,勺子光著腳的狂奔敲打我們的玻璃

司機先生竟然心有靈犀的一邊笑一邊自動加快速度遠離這第一戰區往老外天堂

--[靠閃]前進

"喂~屎待拉 你確定我們等下可能留全屍回旅館嗎 [爽幹]期間連一向溫和的老泰

都玩得這麼肖 更何況是平常就瘋瘋癲癲的老外

我們這樣去不就像是入野生動物園的肥肉一樣"
搞玩了那堆娼婆 我們都有志一同的開始補充彈藥

"安啦 有心要玩當然要找瘋子玩啊 

而且我可是為了你這西餐妹才特別上網查到這地方耶
"
屎待拉興奮的開始指揮司機東轉西彎的

"wee~xxxx"忽然司機先生一聲大叫 嘟嚷著不知是不是他們的國罵

原來前面的車窗被噴了一坨麵粉和一大攤的水 差點完全看不到路 

只見前面一台大貨車上載了大約7~8隻小狼狗

感覺是一家人和鄰居相約出來過節 車裡有三個超大垃圾桶 

一堆人全身濕答答的逢人便潑 


紅燈前的幾台車個個表情不一     
有老外在計程車內一副躍躍欲試 

有老泰馬上開起雨刷邊皺眉邊斜眼咒罵樣 

還有在嘟嘟車裡的幾個女老外尖叫閃躲

這時我和屎待拉忽然四眼交接 靈機一動 兩人一手一邊的開了車門就往外竄 

開始就出去狂攻那台大貨車上的小狼狗

噴一車小男孩全身沁涼 滿身泡沫 

攻擊了三十秒又衝回車內給他車窗繳個緊的密不通風 

等他們回過神後只能無效的噴著車窗

這一搞司機先生也樂的轉回頭跟我們猛比大拇指 

我們則是迅速的補充彈藥後再一前一後趁他們不注意又去攻擊第二波

回程又順便賞了嘟嘟車上的那幾個洋妞幾槍

後來綠燈一亮司機先生就識相的猛踩油門狂衝 後來過了幾個街口又遇到紅燈 

甫一停下忽然那台車上衝下兩個小狼狗猛敲我們的車窗

"媽 ~呀~ 我們不會是惹到泰國的黑道吧 怎麼辦啊 ..."
屎待拉哭喪著臉鬼叫

"我也不知道耶  齁 今天又沒穿我的鋼頭登山鞋 這樣我也沒有武器耶 夭壽喔 

觀世音菩薩保佑我們喔
~"
閣樓也很俗辣的不知所措 開始認真的在想拔我那個已經塗上4層睫毛膏的睫毛

是否可以當武器

此時窗外依舊狂拍車窗邊大聲的跟司機先生一陣雞雞咕咕的

這時司機先生猛然回頭用不流利的英文說:

"they said u r very interest, they never see not thai people so crazy,

they wanna u to go to their car to [shoo~shoo
]"

邊舉起手做出射水槍的動作

這一說完只見外面兩個小狼狗正裂嘴微笑 等著我們的回覆 

其實本來是有一股衝動想要下去跟他們一起瘋狂一下的

可惜實在是擔心語言不通 加上閣樓是個勢利的西餐妹 最終還是婉拒了他們

一到[靠閃]真是人山人海 我們只能停個老遠慢慢的跺過去 

沿路上尖叫聲不絕於耳 路上還搭設了大型流動廁所和淋浴間

就看到一堆人滿頭滿臉的白粉 狼狽的走去沖洗 閣樓和屎待拉互看一眼 

抱著必死的決心 兩個人就很土氣的肩頂2支大水槍

手提4瓶礦泉水 往那長約300公尺的戰區邁去

"小屎  那個小狼狗好可愛喔 我要去噴他"
剛在路口就看到一個貌似日本型男的man貨 坐在旁邊的矮台上側對著我 

正看著路上的激戰露出羞澀的微笑 腿上放了一把意思意思的手槍

我一看機不可失馬上朝他的胸,手,脖子刻意的噴 這可是有心人才知道的噴法 

展現自己的心意 又不會把喜歡的人搞的蓬頭垢面

噴了幾下對方有點狐疑的轉過頭 閣樓一看機不可失

馬上再順勢的邊嬌笑邊補上一管 小狼狗似乎意會到了 

也噴了一槍輕輕的在閣樓的脖子上

閣樓這時才感覺到溼答答的調情原來是這樣的有趣

之前我們都是亂忙一通 到了[靠閃]才知道是有哲理的 

基本上local thai不太會帶水槍 可能也是售價不斐

他們大多是手拿一個小勺子 裡面裝了麵粉和了一點點水 

遇到喜歡的就在他的臉頰上輕輕帶上一筆 又慢慢的摸到脖子上

再賞一個眼神 真是含蓄又誘人的曖昧啊

當然還是有水槍大戰的 不過被噴的大致就兩種人 一種是討厭至極的人 

凡是醜的 愛大聲嚷嚷的 當他經過就會被四面八方的人沒頭沒腦的

狂噴一陣 差點成了瞎眼雞 有的還會被整瓶水潑過去 

或是整坨麵粉像碗蚵仔煎般的啪的他滿髮滿臉疙瘩

另一種是喜歡的人 當然就會技巧性的含蓄的噴 反正有趣的緊

之後我們和屎待拉來來回回走了不下7~8次,

不過我們有一個另類的感想就是下次乾脆去賣水好了 那有多好賺啊

旁邊的店家就從店裡牽了一條水管到騎樓 裝了一瓶礦泉水 賣10元泰銖 

根本是暴利中的暴利

想想看一瓶水用噴的幾乎兩分鐘就用完了 這樣一天下來

我看他們都可買一棟房子了吧 

搞到後來我和屎待拉索性去全家買礦泉水

反正玩累了還可以喝 總比當冤大頭好


"喂~阿妓 那邊的淋浴區好像摸摸茶喔 我們也去啦"
屎待拉這女飛賊又不知到甚麼時候去喵到大老遠的淋浴區 順著看過去 

果然各式身材各式國籍的小狼狗正在裡面沖掉身上的麵粉

很多索性都脫掉了上衣 有的甚至連外褲都脫了

"我靠~這麼養眼 不去摸他個兩把 不是虧大了嘛~"
閣樓馬上拉著屎待拉奮力突破重重人牆 往淋浴間突進 

途中又看到了那個日本型男 這下閣樓又忍不住放蕩了

馬上電眼一備 邊走邊放電 到了淋浴區排隊時 

忽然聽到後面有人講話講得很大聲 一副就是故意要引人注意的

一回過頭 原來那個小狼狗已經跟著到後面了 跟著他的朋友大談闊論 

原來他是老泰 只是真的長的好像日本人 五官帥氣 又會打扮 又超白

這時我們兩個就很有默契的把旁邊的朋友當作道具裝著聊天 

不過兩個人都不安份的在那邊眉目傳情

本來眼見就又有一個火熱熱的豔遇發生 可惜在要進去付錢的時候

竟發現錢包被扒了  

所以閣樓期待的海外一夜情就被
泰男不知哪個不長眼的偷兒給硬生生的破壞掉

了  殘念!~~~~~


貼上一張當時小屎拍的貨車上的小狼狗 不過不是拍我們計程車的那一台
第二張是維多利亞的新男友 第三張是身材完美的大陸名模紀煥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kiliu 的頭像
Nikiliu

去去閣樓的G點不良村二棧

Niki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